您所在的位置:金融IC>正文

“信联”面纱揭开

聚行业--金融IC 新浪网   作者: 李坚  2018-01-07 01:13

金融IC-全文略读:2013年至今,移动支付规模已经增长超过20倍,但非银行支付的步伐显然比银行支付快更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数据显示,从2013年至2016年,非银行支付机构共处理移动支付业务970亿笔,而传统商业银行仅为257亿笔...

 “信联”面纱揭开

 

 胡群

 

 853

 

 2018-01-08

 

 胡群

 

 1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官网发布“关于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筹)相关情况的公示”,称已受理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筹)的个人征信业务申请,根据《征信业管理条例》、《征信机构管理办法》等规定,现将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筹)相关情况予以公示。

 

 这意味着传言已久的中国“信联”面纱正式被揭开,之前包括芝麻信用、腾讯征信在内的未获牌照的8家个人征信试点机构纷纷入股。

 

 “消费者借钱、还钱问题能不能成功,取决于消费者作为个人的信用状况,根本问题是个人的征信问题。”中国人民银行的征信局局长万存知于2017年6月份曾公开表示,信息集中才有价值,征信就是把债务人的负债信息集中起来,因为信息分散在不同银行、不同企业、不同经济组织、不同政府部门、不同地方,要把这些信息集中,集中度越高越全面,征信系统的功能就越强大。

 

 随着互联网金融业务的创新和发展,信息的重要性正在凸显,然而,一方面央行征信中心未能覆盖到的个人客户金融信用数据纳入,构建国家级的基础数据库刻不容缓;另一方面,芝麻信用、腾讯征信等首批8家试点个人征信机构均未能获取牌照,“信联”的成立或能进一步规范互联网金融。

 

 数据显示,当前人民银行征信中心数据库已覆盖约8亿人,其中仅有3亿人有信用记录,有就业信息但缺失信用记录的人口超过5亿人,更有超过5亿人尚未被征信系统覆盖。随着信联的建立,我国将建成以银联、网联、信联等机构为主,渐趋完善的金融基础设施。

 

 “信联”初露面容

 

 “与美国相比,中国的互联网金融行业规模更大,在一些技术领域比如支付处置能力等也更领先。这主要是基于三个方面的原因:市场空白大、技术发展快和监管相对宽容。”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认为,大数据分析技术在美国FinTech发展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FICO分不足以满足信用评估的需要。很多FinTech公司没有大数据可分析,受“公平信贷”条款的约束,不敢把一些可能有歧视嫌疑的数据用于分析信用,比如年龄、性别、种族、大学等等。而没有大数据分析做支撑,一些FinTech公司的竞争优势就仅限于运营流程或者市场定位。

 

 相对于美国金融科技公司谨慎地抓取对大数据信息,中国的公司相对“肆无忌惮”。2017年12月28日,南都个人信息保护研究中心发布的《2017个人信息保护年度报告》显示,在历次测评中,平台隐私政策透明度高的极少,尤其是互联网巨头生态圈建设带来用户数据共享安全问题非常值得关注。随着互联网巨头不断并购和布局上下游周边业务,势必涉及到与第三方或者关联公司进行数据共享。而这过程中,企业是否征得用户同意?用户是否充分知情?数据是否去标识化?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表示,在创新和监管的追赶游戏中,金融创新似乎永远总是跑在前面。但监管不能落后太久,也不能落后太远。

 

 在征信市场中,一方面由于诸多不够合理的现象存在,另一方面虽然央行此前已试点八家个人征信公司,但均未能达到央行要求,导致严峻的“数据孤岛”现象,构建一个国家级的基础数据库,并实现行业的信息共享变得很有必要。

 

 2016年9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成立了“互联网金融行业信用信息共享平台”,该平台定位于建立国家基础性信用信息数据库,与央行征信中心形成有效补充,逾期严重的用户将会受到一定的限制,例如贷款服务、信用评估,甚至对出行、购房等生活也会产生直接影响。

 

 这并不是监管机构设想的全部。“信联”呼之欲出。

 

 根据央行公示内容,百行征信业务范围为个人征信业务,由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牵头,与芝麻信用、腾讯征信、深圳前海征信、鹏元征信、中诚信征信、中智诚征信、考拉征信、北京华道征信等8家市场机构共同出资成立。其中,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持股36%,其余8家机构分别持股8%。现任汇达资产托管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朱焕启将出任百行征信董事长,并兼任总裁。

 

 百行征信的个人信用信息以个人负债信息为主,与负债密切相关的其他信息为辅。信息的主要来源是网络小贷、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和消费金融公司等互联网金融从业机构。服务对象也是网络小贷公司、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和消费金融公司等互联网金融从业机构以及商业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芝麻信用、腾讯征信、前海征信等8家首批个人征信机构具有丰富、稳定并可持续获得数据的入口,通过这些数据,“信联”可以对用户进行精准的定位。一旦形成这种定位,就会对用户行为形成一定的约束,进一步控制“老赖”行为的发生。

 

 “个人信息保护将是个人征信监管的核心内容之一,但我国缺少相关的法律顶层设计,这将成为‘信联’发展壮大的巨大障碍。我国的《个人信息保护法》尚在制定中,《征信业管理条例》也并未对个人信息采集的边界和监管尺度作出足够的明确。”信而富(XRF)CEO王征宇表示,无论在个人信息采集的边界上,还是在个人信息的调取上,中国的个人征信体系建设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众多平台根据各自掌握的有限信息从事信用评分,误采误用现象严重,伴随着“信联”的出台,不符合个人征信机构标准的企业将不得不退出金融信用市场,回到数据服务商的身份或转而进入社会信用领域。

 

 网联跃跃欲试

 

 互联网金融业务的发展,正在促进金融基础设施的快速完善。2017年12月27日,人民银行网站发布的《关于印发<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的通知》等通知明确规定,自2018年4月1日起,银行业金融机构、非银行支付机构开展条码支付业务涉及跨行交易时,必须通过人民银行清算系统或者合法清算机构处理。

 

 银联是合法的清算机构,然而作第三方支付机构网络支付大都不走银联转接清算,或自行其事、直联银行,如支付宝;或通过接入银行或合法清算机构,实现跨行交易清算。而央行规定: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

 

 网联全称“网联清算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8月29日,董事长为蔡洪波,他的另一身份是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

 

 央行清算总中心和银联都是支付清算协会的会员。央行规定的“合法清算机构”包括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银联、城商行资金清算中心、农信银资金清算中心等机构。

 

 央行一方面要求所有第三方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另一方面明确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非银行支付机构开展条码支付业务涉及跨行交易时,必须通过人民银行清算系统或者合法清算机构处理。

 

 因此,第三方支付机构通过网联开展清算业务成为必然选择。如此,网联的出现冲击最大的将是银联,但可以预见的是,银联将对竞争开展更加积极的应对。

 

 银联老否?

 

 “互联网通用时代对中国银联的政策扶持与保护已经彻底取消,中国银联一夜之间开始‘裸泳’”。中国银联总裁时文朝曾如此表示。

 

 银联是中国银行卡联合组织,通过银联跨行交易清算系统,实现商业银行系统间的互联互通和资源共享,保证银行卡跨行、跨地区和跨境的使用,目前与境内外两千多家机构展开广泛合作,网络遍布中国城乡,并已延伸至亚洲、欧洲、美洲、大洋洲、非洲等160多个国家和地区。

 

 作为国际市场上的后起之秀,银联交易量已超过VISA、万事达卡等卡组织,成为全球第一卡组织,并推动国际芯片卡及支付技术标准组织(EMVCo)发布二维码模式技术规范。然而,在移动支付时代,银联没有跟上步伐。

 

 2013年至今,移动支付规模已经增长超过20倍,但非银行支付的步伐显然比银行支付快更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数据显示,从2013年至2016年,非银行支付机构共处理移动支付业务970亿笔,而传统商业银行仅为257亿笔。易观智库发布的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显示,2017年第二季度,支付宝和财付通(微信支付)的市场份额达到了92.82%,占据绝对主导的地位。虽然去年末银联携手各大商业银行全新发布移动支付战略产品“云闪付”APP,但能否再次赢得市场,尚未可知。

 

 原西南财经大学中国支付体系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汉表示,银联由人民银行牵头建立,单一大股东(中国造币总公司)是其直属机构,而“网联”(网联清算)和“信联”(百行征信)分别由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和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牵头,部分支付机构和互联网企业发起成立,而且银联多任董事长和总裁均由央行领导转任和调任,银联的核心地位可见一斑。作为全球市场中规模最大的卡组织,负责建设和运营中国银行卡跨行和跨国转接清算系统,银联仍承担着国家金融安全战略性重任。

 

84
标签: